首頁 商訊

《誤殺》陳沖那段喪子悲痛的戲,演完直接封神

這一兩周最火爆的電影莫過于《誤殺》,翻拍自印度高分懸疑片《誤殺瞞天記》。

朗讀君看到各種影評文章都在推薦,口碑不錯,就去影院看了看。

《誤殺》陳沖那段喪子悲痛的戲,演完直接封神

看完之后感覺,沒有想象得那么好。

或許是因為看過原版《誤殺瞞天記》的緣故,《誤殺》的劇情并沒有過多新意。

最讓人眼前一亮的,是陳沖。

她把一個失去愛子的泰國上層社會的女人刻畫的淋漓盡致:

一身軍裝,說話短而有力,但眼角和嘴角,都是向下彎曲的弧度,講喪子的悲痛精準地傳遞了出來。

《誤殺》陳沖那段喪子悲痛的戲,演完直接封神

提起陳沖,估計大部分人想到的都是“成熟性感”。

但你可知道她曾經也是個“青春流量小花”?她也曾霸屏80年代?

1979年,18歲的陳沖和劉曉慶、唐國強主演的電影《小花》一經公映,就火遍了大江南北。18歲走上人生巔峰,國民度堪比今天的楊超越。

《誤殺》陳沖那段喪子悲痛的戲,演完直接封神

我專門去找了這部老片子來看,一下子就被電影里那個圓潤可愛、扎著長馬尾辮的趙小花迷住了。

面若銀盆、目似水杏、嬌羞靈秀、顰笑嫣然,水靈得仿佛能掐出水來。

《誤殺》陳沖那段喪子悲痛的戲,演完直接封神

而陳沖也因為趙小花的角色斬獲了百花影后,成為了中國電影史上最年輕的百花影后。

《誤殺》陳沖那段喪子悲痛的戲,演完直接封神

而這猶如天上掉餡餅的幸運沒有把她砸暈,反而讓她一時之間困惑了。

她覺得她的人生才剛剛開始,她還如此的年輕,甚至單純得有些無知,如何承受得起這份莫大的殊榮?

她甚至在領取百花影后時連眼淚都沒掉,“傻不拉唧的,什么也不知道,分配我去演一個角色,我就演了一個角色,我是都不懂的情況下突然成了一個演員。

《誤殺》陳沖那段喪子悲痛的戲,演完直接封神

于是她在不安中逃離了,在最紅的時候毅然赴美留學,去尋找讓她困惑的答案。

在國內是千萬人鮮花掌聲捧起的影后,到了美國沒人認識,語言也不通,一窮二白重新開始。

為了湊足每個月的房租與飯錢,陳沖給有錢人看孩子甚至刷馬桶,去中餐館做侍應生,洗碗、刷盤子……

《誤殺》陳沖那段喪子悲痛的戲,演完直接封神


餐館老板特別自豪地和別人介紹“這是中國最紅的女演員……影后……”,讓她滿臉羞愧、如芒在背。

后來聽從飯店客人的建議,她去給一些電影跑龍套,一句臺詞都沒有。在垃圾堆里翻了五年,終于有了個女主角,電影《大班》里的妓女美美。


80年代,許多華裔演員在好萊塢幾進幾出,從來都是很小的角色。陳沖讓華人女演員第一次成為了真正的主角,而不是作為異國情調的點綴。

這是歷史性的突破。

《誤殺》陳沖那段喪子悲痛的戲,演完直接封神

然而《大班》卻惡評如潮。

美國媒體刻薄至極地評說這個只身闖入好萊塢的東方女人,更稱《大班》為年度第一爛片。

《誤殺》陳沖那段喪子悲痛的戲,演完直接封神

而國內也因她戲中的“裸露”鏡頭,罵她“丟盡中國人的臉”。

幾年前,她還是熒屏上的“清純小花”,誰曾料想去了美國以后,她卻活脫脫的變成了一名“艷星”,就連當時最主流媒體報紙也就小花的“墮落”紛紛發文予以批判。

賈樟柯后來聊起過陳沖:

“她是第一批由社會主義中國的演員成為好萊塢明星的,那時候,我們在文化上還未理清個人、自由、國家、種族、民族的概念,可她卻給當時剛剛開始探討現代性的中國,帶來了很多借以討論的話題?!?/p>

從封閉到開放,在這個探討現代性的過程中,陳沖首當其沖,遭受了很多謾罵。

《誤殺》陳沖那段喪子悲痛的戲,演完直接封神


熒幕上的她,似乎總是風情萬種的。

《紅玫瑰與白玫瑰》里,

那個風情萬種、嬌憨癡媚卻又不失少女天真的紅玫瑰被陳沖拿捏得恰到好處。

《誤殺》陳沖那段喪子悲痛的戲,演完直接封神

《太陽照常升起》里,

頭發濕漉漉的,兩條白腿,護士制服,說話時曖昧的喘氣聲,每一塊肌肉,每一寸氣息,都透露著情欲的意味。

《誤殺》陳沖那段喪子悲痛的戲,演完直接封神


在《誘僧》里,她更是直接剃光頭,畫藍色眼影,扮演寺廟里勾引僧人的精怪。

陳沖似乎“墮落”得非常徹底。

《誤殺》陳沖那段喪子悲痛的戲,演完直接封神


不只是在熒屏上“墮落”,如今58歲的陳沖生活中依舊“放蕩”:穿吊帶裙,運動短褲,胸大腿壯,線條勻稱。

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,現代化也追求了四十年,對女性裸露的態度卻還是那么“不現代”。

之前熱依扎因為身穿黃色吊帶上了熱搜。

很多人看到她機場look的第一反應:哇,也太暴露了吧!

“你看看她,露著半個胸!”

“這是不是也過于自由了?”

“有傷風化”

“女孩子家家怎么穿成這樣!”

在陳沖參演過的電影劇照的評論欄,也能看到“好騷”的言論,甚至有更低級下流、不堪入目的。

《誤殺》陳沖那段喪子悲痛的戲,演完直接封神


在越來越開放自由的今天,“性感”卻成了娛樂圈女明星的違禁詞:

秦嵐自備針線包縫衣服;

《誤殺》陳沖那段喪子悲痛的戲,演完直接封神


楊紫在今年的芭莎明星慈善夜,也自己的禮服給縫上了;

男演員被貼上“性感”標簽,就是行走的荷爾蒙。而女演員一旦被貼上“性感”的標簽,仿佛就意味著你是個“賣肉”的女演員,與低俗放蕩脫不開干系。

說到性感,陳沖在接受采訪時曾經這樣聊過:

“前幾年,我媽和我討論什么是性感。


我也不指望她說什么,我想我媽懂個屁,什么叫性感。她說這個首先就是要自己,她說首先就是要自己享受,自己覺得好,就是性感。后來我一想,哎,這個很內在啊,很對啊,就是自己得意,自己欣賞自己,自己享受,那個時候是性感的?!?/p>

非常認同陳沖媽媽的話。

性感并非就是勾起情欲,這是一種非常低級的可以說是男權社會通病的聯系,把性感放在了低人一等有問題的位置上。

性感應該是女性與生俱來的愛美天性,我愛我的身體,不管是穿得可愛還是性感、亦或是中性打扮都是我的權利。


《誤殺》陳沖那段喪子悲痛的戲,演完直接封神


性感這個詞可以屬于我們每一個人,我們應該尊重這種正當的權利,更應該去捍衛正當的權利,而不是在網絡上對女人發表“她看起來可真像個婊子“的評論。

年近60的陳沖就是這樣性感的。

聊天做事、穿著打扮都很隨意,愿意穿什么穿什么,可以是吊帶裙、超短褲,也可以是牛仔褲、運動褲、大羽絨服,穿上運動鞋,素顏,脫離于任何潮流的影響,也不在乎別人的眼光,卻仍舊讓人忍不住稱贊,真美。

《誤殺》陳沖那段喪子悲痛的戲,演完直接封神


這種性感,自在又從容,赤裸又坦蕩,真誠又熱烈,健康又飽滿,干凈又通透。


推薦閱讀:葉紫

和信投顾